邵亦波、胡玮炜、戴威:做狐狸也要做狮子


本文地址:http://www.goodblockmachine.com/article/2042.html
文章摘要:邵亦波、胡玮炜、戴威:做狐狸也要做狮子 ,提货单共长天本届,发一组反问回弹。

来自:创业最前线(微信号: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赵继成



1
2003年,那是一个春天……


时间回到15年前,2003年。那一年,马云刚刚创办淘宝,还没有天猫、京东、唯品会,也没有微信、微博,更没有后来风靡大街的摩拜和ofo共享单车。


那年中国爆发了“非典”。快速奔跑的国人终于意识到,在赚钱之外,还需要更科学和均衡的发展,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共健康和生活方式上。


那一年或许可以称为中国消费互联网诞生元年。从早期的门户到后来的电商,互联网+进入衣食住行,以及工业领域,此后15年发生的一切仿佛都能从那一年找到原点。


70后的上海人邵亦波那一年正好30岁,他是哈佛大学商学院的MBA,物理与电子工程双学士。在马云还远远没有取得成功之前,他创办的易趣网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


30岁的哈佛学霸邵亦波在那一年站到了人生的巅峰。他把易趣网卖给了eBay,出任eBay全球副总裁,成为亿万富豪。随后他随太太一起搬家去了美国硅谷。马云曾说,如果当年没有易趣网的卖掉,或许就没有后来淘宝的崛起。


拿到十几亿的邵亦波,仅仅30岁,可以称为少年得志,也成为当年很多中国年轻人的偶像。邵亦波说,那一年他体会到了有钱人的感觉,也做了很多梦想有钱的人会做的事情:在全世界各地旅行,走到哪个城市,喜欢了就留下来住几个月,不喜欢了开车就走,反正有钱,有时间。


那一年,80后女孩胡玮炜还在浙江大学城市学院读新闻。在她对未来职业的构想中,或许会闪现法拉奇、李普曼的名字。那一年共享经济这个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出行共享更是遥远的事情。


一年后,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了,不出意外的成为了一名记者,先后进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等媒体。她像很多记者同行一样背着包拿着采访本,穿梭在一个汽车记者应该会出现的一个个车展现场。


汽车记者这个职业,胡玮炜干了十年。媒体行业的低收入,让她觉得并不是对自己价值的体现,尤其和汽车圈那些从业者的收入相比,她觉得没有尊严。2014年,胡玮炜辞职了。


她的转机出现在一次聊天中。有一天,胡玮炜和一些投资人在一起聊天,当时一个天使投资人说,“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的那种。”


此番话说出之后,遭到在场的人反对,因为在中国,几乎每个拥有自行车的人都有过自行车被人偷过的经历,共享肯定不可能,难度太大了。别人都退出,但胡玮炜听了这句话以后,有一种立刻被击中的感觉,马上就说,我可以做这个。


于是,胡玮炜成了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而提这个建议的人成了她的天使投资人。后来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胡玮炜从一个月收入四位数到月收入五位数打拼了十年的女生,因为一句话,两年间,她让摩拜单车的估值从零达到27亿美元。


回到2003年,那一年有一个90后的小男生叫戴威。他刚刚升入中学,对他来说,整个世界还没有展开。在他的脑子里,很大一部分还是动漫卡通,和一个少年所好奇和幻想的东西。


戴威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十年以后。2013年戴威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本科毕业,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戴威做出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


东夏镇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戴威买了一辆山地车,每个周末往返县城与小镇之间。“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戴威成为了一名重度骑行爱好者。


结束支教后,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他和朋友开始酝酿一份自行车的事业,很快,ofo骑游诞生,这是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但这个项目却并没有给戴威带来快乐,账面上只剩下400元,戴威每天频繁的约见投资人,却没有一个投资人感兴趣。


首次创业失败,戴威苦苦的思索错在哪?他得出结论,必须要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要记住真实的痛点,不能再为了面子创业。戴威开始认真考虑大学生的痛点,大学四年,戴威在校园里丢了五辆自行车。


“我就想自己采购一些车,也让同学们把自行车交给我们,以所有权换使用权,可以随时随地使用ofo平台上的任何一辆车,没有贡献车的同学则要交纳很少的租车费。”ofo无桩共享单车的构想慢慢成型。


2016年1月30日,两个年轻人趴在北京国贸三期外面的栏杆上,在手机上输入金沙江创投Allen,一张一张翻看搜出来的图片。这个自称叫Allen的人刚刚冲进办公室,向他们提出了一连串犀利的问题。


“你觉得Allen就是这个叫朱啸虎的人吗?”“好像就是他”。“他是不是投过滴滴?哇,见到名人了。”两个激动的年轻人冲回56楼,接受了金沙江创投1000万元的A轮融资。


在此之后的15个月,ofo融资总额超过了40亿元,共享单车成为了风口。戴威和胡玮炜一起站到了被人仰慕的巅峰。


2
创业的狐狸+内心的狮子


15年后,70后的邵亦波已经将成功看得越来越淡。


2003年,他把易趣网以2.25亿美元卖给eBay后就去了美国,四年后和张颖一起创办了经纬中国,成为创始管理合伙人,做了许多成功的投资。但如今媒体有关于邵亦波的报道,都会与两个字联系在一起,那就是禅修。


如今邵亦波在面对公众做演讲时,提的最多的就是回归自我,如何让自己更快乐。“我想告诉大家,我认识很多很有钱的人,但他们并不快乐,或者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快乐。”


邵亦波说他是一个怕与人打交道的人,也是一个自卑的人。小时候最受刺激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被人问你最好的朋友是谁?他随口说了班上两个人的名字,这两个人平时非常活跃,属于朋友比较多的那种。


结果几天后,在放学的路上,那两个朋友遇到了邵亦波,就质问他,你怎么能说我们是你的朋友呢?邵亦波说,那一刻,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邵亦波说,以前是出于怕去做一件事,因为不这么做可能就会落后于人,害怕一事无成,现在赚钱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为了帮助别人,个人的价值在于“自己值得被人爱”。


胡玮炜最近也有些烦恼。摩拜被王兴的美团全资收购,网上传出胡玮炜套现15亿元,于是有人写文章说“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她成了让同龄人焦虑的源头。这篇文章疯传之后,立刻引来了炮轰。韩寒认为这是一碗毒鸡汤,是在贩卖焦虑,制造恐慌。


胡玮炜不想让自己成为“毒鸡汤”,她对媒体说自己并不想成为让别人焦虑的对象,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追求和自己的生活。“很多人都把摩拜单车看成是出行工具,实际上我一直说它是美好的生活方式,回归到简单本质,健康绿色,不过分追求物质。”


90后的戴威,也被时代裹挟到了风口浪尖。共享单车是一个烧钱的项目,需要不断的融资,而创始团队的股份会被一轮一轮的稀释掉。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中。ofo用共享单车做抵押,从阿里巴巴拿到了17.7亿元借款。


戴威接受张颖采访时说,“在公司早期非常困难的时候,我们依然坚定的往前推进,很多时候我们选择不去计较一些估值啊这样的东西,我们坚信这个事情能做成,那我们那个时候就是活下去,然后向前冲。”



3
和自己赛跑的人


70后的邵亦波,80后的胡玮炜和90后的戴威,在普通人的眼中都是成功者。但他们似乎都更愿意观照自己的内心。在他们的演讲中,不断重复的是初心、回归真实的自我等等。


在我看来,他们的身上有很多共同点。一方面,他们都有狐狸一样的商业嗅觉。这一点确保了他们能够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少年得志,也赢得了财富。


但另一方面,他们与许多追求财富的人不尽相同,他们是内心的狮子,忠于自我。在财富面前相对洒脱,他们是与自己赛跑的人。不管是往前一步还是果断放弃,他们努力忠诚于自己的内心。


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硅谷连续创业者本·霍洛维茨说,“在担任CEO的八年多时间里,只有三天是顺境,剩下的八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连续创业者孙陶然写过一本书《创业36条军规》,他说创业就是带领一群未知的人,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完成一个未知的任务,每一场创业都是一场十年的艰苦长征。


美国有一份统计数据,新创公司存活十年的比例约为4%,第一年以后有40%破产,五年以内80%破产,活下来的20%,在第二个五年中又有80%破产。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选择创业,创业成功了人生又该走向何方?在邵亦波、胡玮炜和戴威的身上,展现出了忠于自我、不断奋斗的品质。


李宗盛有一首歌叫《和自己赛跑的人》,歌词里说,“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为了更好的未来拼命努力,争取一种意义非凡的胜利,前方没有终点,奋斗永不停息。”


一些成功的企业家,像王石、张朝阳喜欢去攀珠峰,刘强东也曾去海外游学。对他们来说,想要的或许并不是登上珠峰顶点的结果或者海外游学能拿到什么样的学历证明,他们享受的是攀登的过程,挑战自己的过程。


我认识好几位北京的创业者,白天疯狂的工作,午休时间还要去健身房,晚上回到家还用汤唯代言的沪江Hitalk学口语。


在他们身上,仿佛永远都是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每天都在与自己赛跑,练就更好的自己。这种向上的状态是我非常欣赏的,也是一个人要成功必须具备的要素。


因为机缘巧合,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取得邵亦波、胡玮炜、戴威的成功,但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与自己赛跑,为了更好的明天拼命努力,前方没有终点,奋斗永不停息。

澳门赌球网|线上赌球网|皇冠赌球网